承包还有30年左右到期

2020-11-12 12:28

林场主:这3000亩荒山是从父辈起就承包下来的,我们算是借了光,享了福。承包还有30年左右到期,现在是能多挖就多挖,能多赚钱就多赚。我们天天与林业部门吃喝在一起,名贵香烟都是成箱送,这些小事一律不用操心。我们工作做得很细致,就连高速公路收费站我们都打点好了,避免恶意举报,做到万无一失。

树贩子:你想要什么树我们就有什么树,各种尺寸应有尽有。我们从河北、山西、内蒙古、东北等地的林场都可以直接调运树木过来。但直接调运的树木成活率要低一些,但价格便宜。

——场景:在位于河北省保定市西北部的山区,一位承包了3000亩林地的林场主热情地接待了以“树贩子”身份出现的记者。在带领记者参观林场的过程中,这位林场主不停地接听电话,业务繁忙。

记者:每天卖这么多大树,是不是超出相关部门对树木采伐数量的限制,也违反大树进城的禁令?

树贩子:苗圃里的大树基本都是山里野生树木移植过来的,有的是作为样树,有的是进行驯化后再出售,这样能避免移植后水土不服,提高成活率。一般情况下,顾客买大树都是从外地的林场直接调,苗圃里的太贵不划算,我们也不轻易卖。对于出售的大树来说,苗圃不过是个幌子,有了苗圃就意味着有了经营树木的权利,贩卖山苗时可以蒙混过关,不再需要繁琐的手续。

林场主:我们家里有很多空白证明,想开随时开,开多少棵树都没问题。你们要是想赚钱就不要有那么多顾虑,一定要胆大。不过最近林业部门提醒我们说,上级部门好像在调查“大树进城”的事情,最近风声有点紧,相关的证明该开的还是要开全。不过你们放心,在运树的车上高速公路前,我们已经把各种关卡都搞定,上了高速后就没有林业部门查了。

基地负责人:现在的市场需求量大,树是挖一棵就少一棵。比如油松等常绿的大树,今年价格比去年都翻倍了。现在没法给你们报价,只能随行就市。有些地区的树贩子垄断市场,挖树起车时坐地涨价的现象经常发生。虽然有保护森林资源,禁止“大树进城”的说法,但相关部门对于树的来源几乎不闻不问,从外地林场调运完全可行。只要关系到位,赚钱自然水到渠成,你们现在干这行真是明智之举。(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

——场景:在位于天津市蓟县的苗木交易市场,有2000多个苗木基地,大的上千亩,小的也有几十亩。苗圃中不仅栽种着刚培育几年的小苗,还有很多高达5米以上的油松、云杉,以及丛生白桦树、蒙古栎等树种。在这些最多十几年经营时间的苗圃中为何栽种着生长期限长达二三十年的大树。

胆大心细关系硬 能挖就挖稳赚钱——与部分京津冀地区树贩子的对话

——场景:在北京大兴的一个村庄的苗木基地,苗圃中拥有白皮松、杨树等树种。基地负责人向以承包工程为由买树的记者介绍情况。

基地负责人:近年来,除了原有的公园树种更替、市政绿化和房地产项目需求,在平原造林等工程的影响下,大树具有更加广阔的市场,我们自己也直接承包一些工程项目。一些胸径在8—10公分的树种用量很大,如今很难寻觅。

环京津山区成片的森林变成了树贩子们的“摇钱树”;京津冀等地的苗圃成为大树交易的“挡箭牌”;国家三令五申的禁止“大树进城”的规定在各地形同虚设……连日来,记者在京津冀三地暗访时发现,“胆大心细关系硬”成为树贩子们的生意经,林业主管和执法部门的疏于监管让林场承包人怀着“能多挖就多挖”的心态安心贩卖大树。